/defaultImg/noImage.jpg
学生园地 云南基督教神学院位于昆沙路59号所有房屋因市政道路建设被拆除。
忏悔录
日期:2021-09-28    文章来源:原创    我要分享

忏悔录——奥古斯丁

第一卷(节选)

1

主啊!你是伟大的,任何赞美都当之无愧。你有无上的能力,无穷的智慧。主啊,人是你所造万物中的一分子,出于本性愿意赞美你。人遍体带着死亡的标记和原罪的记号,这是你要提醒他,你敌挡骄傲的人。但是,因为他是你所造的一部分,他仍愿意称颂你。一想到你,他就激动不已,如果不赞美你,他就无法获得满足。因为你造我们就是为了你自己,如不在你怀中安息,我们的心就不会安宁。

……

谁追寻主,谁就会赞颂主。因为凡追寻主的,就能寻见,寻见主的,就会赞颂主。主啊,我要追寻你,向你呼求,在我呼求的时候,我要相信你,因为你已经传授给了我们。主,我的信仰让我向你呼求,这信仰已经通过你道成肉身的爱子的感召和布道者的工作传递给了我们。

 

6

我虽然是尘土,但请让我乞求你的怜悯,因为我是在向你的慈爱说话,而不是向那嘲笑我的人说话。或许你也会嘲笑我,但你会动恻隐之心,然后怜悯我。主啊,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不知道自己从何处来到这通向死亡的生命中,或者说,这通向生命的死亡中?对我来说,这些都是隐藏着的。虽然我已记不起这一切,但我知道,从我来到这个世间的那个时刻起,你的仁慈便时刻准备护佑我。这是我父母告诉我的,我父亲播下种子,母亲孕育了我,你用他们的身体在有限的时间内使我成形。从此女性的乳汁哺育了我。

……

我歌颂你,天地的主宰,从我降生起,在我记忆尚且模糊的时候,我就赞美你。但是,你允许人们通过观察别的婴儿来了解自己的这些事情,而且也从妇女的讲述中了解了许多。我知道即使在那时,我已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婴儿期行将结束时,我已经试图寻找向别人表达感情的方法了。主啊,这样一个活生生的造物如不是从你而来,他还能来自何处呢?这是任何一个人的技能所能造出来的吗?除你以外还有任何其他渠道可供存在和生命流注到我们身上吗?当然我们只可能把这归结为你,我们的造物主,对你而言,活着与存在并非不同,因为无限的生命与无限的存在是同为一。因为你是无限的,和亘古不变的。你的“今天”永无止尽,而我们的“当下”因你而止步不前,因为时间,像其他事物一样存在于你里面。若非如此,就不会有时间的流逝。因为你的时间没有穷尽,时间因你而停留在“现在”。我们和我们的祖先在你的“当下”度过了无数的日子,并从中获得对人的生命和存在的准确衡量。未来的岁月也将照此流逝,但是你却亘古不易。在你的“今天”,你创造了明天和以后存在的一切,在你的今天,你创造了昨天和过去存在的一切。

如果有人对此难以理解,这与我何干?就让他们去探询其意义吧,让他们欣然的去发问;但是他们可能对问题本身心满意足。因为对于他们来说,问题不得而解却找到你,比找到答案却失去你更有益处。

7

上帝啊,请听我说。人的罪真是邪恶啊!一个人说了这,你就怜悯,因为你造了他,但你没有造他里面的罪。

谁能让我记起我儿时犯下的罪呢?在你的眼中没有一个人是无罪的,即使是刚刚出生オ一天的婴儿也不例外。谁能展示我的罪呢?也许可以从婴儿身上看到我无从回忆的儿时的罪恶?

那么,我儿时犯过什么罪呢?我哭闹着要吸乳是不是罪恶呢?我现在已经年岭大了,不能再吸乳了,但如果我哭着要我这个年龄的食物,一定会受到别人轻蔑的嘲笑和劝诫。所以这意味着我儿时的行为就应该受到斥责。因为我不懂斥责,斥责我的话就显得既不合情理,也不寻常。我们绝这些错误,并且在长大后将其摒弃,这足以证明那些行为是错误的,因为我从来没有看见一个人在清理错误时会有目的的抛弃好的方面。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以下行为都不可能是正确的:哭着要可能会伤害他们的任何东西;对年长的人发牌气,以为年长者不需要服从他;尽其全力打击和伤害

那些比他懂得更多的人,包括他自己的父母,原因是父母不但不顺从他们,而且拒绝迎合那些只会伤害他的奇思怪想。这表明,如果说婴儿是无罪的,就是说婴儿不是缺乏伤害他的意愿,而是没有能力。

……

,我记不起我的幼年生活了,但是我相信别人告诉,通过观察其他儿,我可以推断出我也像它们那样生活过。但是,尽管我的推断是正确的,我却不想把那段时间作为我现在度过的生的一部分,因为那段生活晦暗暗模糊、记忆不清,而且,在这个意义上,它与我在母亲子宫里的时光没什么区别。但是,如果我生来有罪,并且在母胎时;我就有罪。那么,主啊,我问你,我你的仆人,在何时何地是无罪的呢?但是我不会再谈那段时光了,因为在我记忆中,它已经无处可寻,它不会再困扰我了。

9

但上帝啊,我的主,现在我正经历一段痛苦和羞辱的时期。别人告诉我,一个男孩必须听老师的话,这才是正确于合适的,只有这样才能学好语法,出人头地。这就是在世界上获得别人尊敬、为自己获得财富的途径。于是我被送到学校去读书。我年龄太小,不领会学习的用处何在,如果我疏于学习,我就会挨打,因为传统上喜欢用责打来教育孩子。记不清曾经有多少男孩为我们铺成了这条心酸的道路,并且我们也必须走过这条路,为亚当的子孙增添劳累和悲伤。

   但是我们发现一些人向你祷告,主啊,并且我们效法他们做同样的事情,用我们唯一能够理解的方式来思想你,把你想象成某些能够倾听并帮助我们的大人物,尽管我们不能看见你,不能听到你,也不能触摸到你。我第一次向你祷告时我还很小,你是我的帮助和避难所。我咿咿呀呀的向你祈求,尽管我还很小,但我却很虔诚地祈求你不要让我在学校挨打。有时,为了我自己的好处,你不应允我的祷告,然后我的兄长、甚至我的父母就会在我挨打时嘲笑我,他们当然希望我不会受到伤害——在那些日子里挨打是我最大的恐惧。

11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上帝降卑来到我们这些骄傲的罪人中间,他给了我们永生的应许。作为一个望教者,我从出生起就经常被十字架的记号所祝福,并接受圣盐①的调理,主啊,我的母亲对你寄予了巨大的盼望。我童年时曾因突犯胃病几乎致死。是你,我的主啊,在那时就守护着我,你看见我怀着多么热切强大的信心,向我的母亲以及我们全体的母亲——你的教会,乞求为我施行你的儿子基督——我的主、我的上帝的洗礼。我的生身之母深深地担忧,因为在她心中纯洁的信仰里,从我一出生起,她为使我获得永久的拯救比以往付出了更大的努力。要不是我很快康复,她就会急于看看我是否获准接受获救的圣事,并因承认你主耶稣,而得洁净,因你饶恕了我的罪。于是,我的受洗推迟了,总而言之,只要我继续活着,我必定会让自己重新沾染罪恶,受洗之后,对沾染罪恶的负罪感就会更大、更危险。即便在那个年龄,我早已相信你,我的母亲和全家也都相信你,只有我父亲除外。但是,在我心中,他并没有超越我母亲的虔诚对我的影响,也没有因自己依然不信仰基督而阻止我信仰基督。主啊,我母亲竭尽全力,让你做我的父亲,而不是他。在这种情况下,你帮助她扭转了对丈夫的态度,她原本一直很顺从丈夫的,因为顺从丈夫就是顺从你的律法,她因此表现出比丈夫更好的美德。

我的主啊,我问你——如果是你的旨意,我希望知道———我当时受洗被推迟的原因是什么?是否是为了我的好处,放松了让我免于犯罪的羁绊?或者,事实上并没有放松羁绊?要不然,为什么我时至今日还经常听见别人这样说,别管他,让他做吧,他不是还没有受洗吗"?但是当肉体的健康处于危险之中时,没有人会说:“让他恶化下云,他还没有痊愈呢"。如果我马上被治愈,如果我和我的家人竭尽所能,确保我的灵魂一旦被拯救,我就会在你的庇护中获得安全,因为拯救是源于你的,这样不是更好吗?但是我母亲很清楚,我在成长过程中需要经历诸多风浪,但是她宁愿让不成型的泥土去接受敲打,而不是让那被盖上洗礼印章的、已完全的形象去接受敲打。

17

让我告诉你,我的主,我是怎样在各种愚蠢的妄想上滥用你给予我的心智。我设立了一个很是困扰我的目标,如果我取得了成功,我会赢得赞誉。如果失败,我害怕会很丢脸甚至挨打。我必须背诵朱诺的一段话,这是她因无法阻止埃涅阿斯前往意大利,在痛苦和愤怒之下说的。我早已获悉朱诺没有真的说过这些话,但是我们不得不假装事实如此并跟随诗人的幻想,把原来诗歌里表达的内容改编为散文。哪个孩子采用了最适合意义的文字,最恰当地表达了悲伤和愤怒的感情,表现了他所模仿的人物的威严,他就得了比赛。

主啊,这一切对我真正的生命而言有什么意义呢?为什么我的朗诵会比班上很多其他男孩赢得更多的赞誉呢?切都只不过是过眼云烟吗?还有别的方法可以用来训练我的智慧和口才吗?主啊,我原本可以使用智慧和口才,用圣经上的语言来赞美你,那本是我心灵的支撑,可那时我却好像株新生的葡萄枝,结出无意义的果实,仅供飞鸟啄食。向这些飞鸟、这些堕落天使献祭的方式可不止一种。

19

我小的时候就是站在这样一个世界的门槛上,面临着危险。我已经在准备应对各种挑战了,我接受一项训练,学会对语法错误深恶痛绝,而不是学会当自己犯了语法错误时,不要去嫉妒那些没犯错误的人。主啊,所有这一切,我都向你陈明,并向你忏悔。通过这些行为,我赢得了我所要找寻得好处的人的赞誉。因那时我以为,正确的生活方式就是如他们所愿地生活。我被蒙蔽了双眼,看不出邪恶的漩涡已经把我从你的眼前卷走。在你的眼中还有什么比那时的我更糟糕的呢?因为我甚至令那些我希望取悦的人头疼。我无数次地欺骗老师、家人和父母,因为我想玩游戏,或去看无益的表演,或是急于去模仿在舞台看到的场景。我甚至偷父母储藏室和餐桌上的东西,或是出于贪婪,或是为交换其他孩子所喜爱的玩具,他们也乐意与我交易。我与他们做游戏,为了当赢家,我经常搞欺骗,这仅仅是因为想赢的虚荣心浮上心头。当发现别人像我欺骗他们那样欺骗我时,我简直无法忍受,同他们激烈地争吵。同样,如果他们发现我搞欺骗并责备我时,我会勃然大怒,不愿退让。这是儿童的天真无邪吗?主啊,不是这样的。但是我祈求你的原谅。长官和君主代替了家教和老师,胡桃和皮球以及小鸟让位于金钱、地产和仆人,但是这些相同的激情依然保留下来,只是由生命的一个阶段进入到了下一个阶段,就像更严厉的惩罚代替了学校的戒尺。仅仅因为他们小,所以你用小孩象征谦卑,我们的君王,你称赞说:“天国是属于他们的

20

主啊,即使你让我活不过童年,我也应该感谢你,因为你是我们的主,你是善的极致,宇宙的创造者和统治者。即便我只是作为一个小孩而存在,但我活着,我有感觉的能力,我有一种本能保护自身的安全和完好,保护我的存在,这是一个迹象,来自你这位独一的不可见者。我的内在感觉控制我身体的感觉,并保持它们完全的活力。而且即使在占据我思想的小事中,我也能因发现真理而快乐,我不喜欢被欺骗。我有良好的记忆力,我掌握了知识。我享受朋友的陪伴,并且远离痛苦、无知和悲伤。一个如此渺小的创造物得以拥有这么美好的品质,难道我还不应该感恩吗?但是它们都是上帝的礼物,不是给我自己的。他的礼物是好的,其总和就是

我自己。因此,造我的上帝一定是善的,并且我身上所有的美善都是他的。我为着自己生命中的美善感谢他,赞美他甚至为我童年中的美善也是如此。但是,我的罪在于,我不是从他那里而是在我自己和其他受造物中,追寻享乐、美丽和真理,我因此陷入了痛苦、混乱和谬误。我的上帝是我的快乐,我的荣耀和我的信靠,我感谢你的赐予并祈求你为我保留它们。请继续保守我,使你的赐予增长并达致完美,我应该和你在一起,我的存在都是你赐予的。










忏悔录——第二卷 

1

我现在必须回想我做过的极坏的事,那败坏了我灵魂的肉体之罪。主啊,我如此做不是我喜欢那些罪恶,而是为了爱你。因为爱你的爱,我将回顾那邪恶的过去。回忆是苦涩的,但是这将帮助我品尝你的甘甜,这甘甜不是欺骗性的,而是带来真正的喜乐,并且永不消逝。因为爱你的爱,我将从极大的堕落中重新找回自己,当我远离你时,这堕落将我撕碎,只有你是我本该追寻的,但我却因为许多不同的渴求而迷失了自己。当我进入成年以后,我因沉溺于地狱般的享乐而为欲望所驱使。我有勇无谋,迷失在纷繁复杂而又疯狂滋生的欲望中。在你看来,我的美丽褪去,我的灵魂腐烂发臭,然而我却满足于自身的状态,并力求取悦于人。

2  除了爱与被爱之外,我别无他求。但是我的爱超出了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超出了友谊之光的纯度。肉体的欲望像泥沼,青春期的性欲在我身上膨胀,冒出迷雾,遮蔽并暗淡了我的心灵,以至于我不能从肉欲的阴暗中区别真爱的清晰光线。爱和肉欲在我里面混杂在一起。它们将我年轻的性情横扫至肉欲的悬崖边,企图将我淹没于罪恶的漩涡。你我超来越愤怒,但我毫无意识。我死亡的铁链已经发出响声,振聋发聘,这是你对我心灵骄傲的惩罚。我离开你越来远,你不约束我。我横冲直撞、不断摔胶,在淫乱的欲海中挣扎,你沉默不语。等到认识到你才是我真正的喜乐时这是一个多么漫长的过程啊!你在那时沉默,而我却偏行己路,渐行渐远,以自己的痛苦为骄傲,在疲惫中无法安息播下越来越多的种子,唯一收获的却只是悲伤。

……

3在同一年中,我的学业被中断。我已经开始在附近的马都拉城学习文法和雄辩术②,但是我被带回家,我的父亲个塔加斯特城普通公民,他的决定十分坚定,要省钱送我去更远的迦太基。我不必将这一切向你陈明,我的上帝然而当着你的面我要向我的同类讲述,告诉那些可能会拿这本书来读的人,尽管人数很少。这是为了使我和读者都能够意识到我们在怎样的深渊中向你哭求。你的耳朵一定听了那忧伤痛悔的心的哭求,这心持守着信仰而活着。

4主啊,偷窃无疑会受到你的律法的惩罚,尽管他们都是罪人,但律法是写在人们的心中并且不可能被擦掉。没有哪个小偷可以忍受另一个小偷对他的偷窃,即便他很有钱,而且另一个人是出于渴求的冲动。我之所以想偷窃,并去偷了,虽不是被匮乏驱使,无非是因为缺乏正义感,或是不喜欢正确的事情,并对做错事有一种贪婪的爱。我偷窃之前就已经拥有很多了,而且比那偷的还好,我并不愿享受这些贪求而偷来的东西,而仅仅是享受犯罪和偷窃本身。我家葡萄园附近有一棵梨树,结满了果子,无论是看起来还是尝起来都很诱人。一个深夜,包括我在内的一群无赖去把果子都摇下来带走,我们在外继续游玩直到深夜,这是我们的恶习。我们带走了大量的梨,自己没有吃,而是扔给了猪。也许我们吃了一些,但是我们真正的快乐是做了被禁止的事情。

6如果十六岁的那天晚上我犯下的偷窃罪行是一个活生生的事实,我会对它说并问,到底我爱这可耻之事里面的什么?我毫无美善,因这是强盗行径。而我们所偷的梨是美的,因为它们是你所创造的,良善的天父,你是所有存在中最美的,是所有事物的创造者,是最高的善和我自己真正的善。那梨不是我闷闷不乐的心灵所渴求的。我有很多比这更好的东西,我偷梨只是为了偷窃。我把梨刚摘下来就扔掉了,我吃的只是我的罪,我品尝并享受着这种罪。如果这些梨中的任何个经过我的口,那都是罪的味道。

……

那时,在偷窃中让我感到愉快的是什么呢?难道是用堕落的和邪恶的方式来模仿我主的能力?因为我没有真正的能力打破他的律法,于是我享受表面上这样做,就像囚犯不惧怕惩罚的时候,在对权力持有虚弱的幻觉之下,通过做错事来为他制造一种虚幻的自由?这是一个奴隶,从主人那里逃跑,转而去追逐自己的影子!这多么令人厌恶啊!这是对生活多么拙劣的模仿!这是多么难以测度的死亡啊!除了那是错事以外,还能找到任何别的原因让我以做错事为乐吗?



云南基督教神学院 版权所有 2017 www.ynshxy.com 滇ICP备17004955号-1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7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