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aultImg/noImage.jpg
学生园地 云南基督教神学院位于昆沙路59号所有房屋因市政道路建设被拆除。
我人生道路的转折
日期:2019-11-18    文章来源:黄俊杰    我要分享

             人生道路的转折

19级 黄俊杰

 

神是在我人生最灰暗最无助的时候来到我身边,爱我和我的家人并赐予祝福的,自此,我踏上了亏欠神21年的信仰之路。

1998年的春天我时年15岁,父亲生病到市里住院,身在农村的我们在那个年代种水稻是粮食自足,并且担负了全家人一年经济收入的唯一途径。当时的云南省很多的农村沿袭的还是用牛耕种的落后生产方式。因为父亲的身体需要住院几个月,我也就不得不从初三的课堂里辍学回家耕种,这对学成绩很好一心想着通过中考跳出农门而改变命运的我而言给予了致命的一击,加上自己营养不良的单薄身躯和从未梨田耕种过的未知、茫然、无助等,可以说那时我的身心是无奈、悲催和脆弱的,更让我绝望的是父亲在花去家里所有积蓄和所有借贷到的钱在市人民医院住了快两个月居然没有丝毫好转,这时的困境让我们整个家都陷入了两难的择,不帮父亲医治是家里每个人都说不出口和做不出来的,可继续往下医已经很难借到钱了……

上帝真的是怜悯的神,知道了我们一家已陷入绝境,所以祂差派了作为仆人的我一个河南的基督徒表姐夫把福音从河南省带来到云南省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就是我的农村老家,一个在中国地图和云南省地图上找不到小黑点的地方。于是花了我家必须种水稻5年才能偿还完欠债且没有在市医院医治好的我父亲的疾病在我表姐夫禁食祷告几天后被神医治了,在如此大的恩典和神迹下我们一家和几个亲戚都受洗归信了主耶稣基督。

二十多年过去了,今天再一次想到当时的痛苦、无助、绝望的家庭处境和受到神无比恩典的医治父亲的疾病,以及我们全家都有莫大的荣耀可以临到福音。这本该是信好神、跟随神、侍奉神的一家人却在表姐夫回河南后在没人带领和喂养后就渐渐远离了神,甚至背离了神,以至于亏欠了神整整二十一年。

有幸被神呼召到云南基督教神学院接受福音的学习和福音的装备,让我深深的感觉到了自己的不配,回想15岁那年刚辍学回家同时也刚信主,神是多么的爱我及帮助我。多少次因不会犁田或被水牛欺负而跪在田埂上恳切祷告求神帮助时,神都垂听我的祷告,并让我很快学会了犁田耕种,藉着神的赐福和应许,那一年,我用瘦弱的双肩养活了一家人。感谢神!如果没有神的同在,或许我的家在1998年的时候就遭遇灭顶之灾了。

由于没人带领和喂养,我和家人在祷告神时,就只会一味的索取和厚颜无耻的求神成全,也因为当时家庭经济状况的限制以及在交通和信息都闭塞的偏远乡下农村,一家人就只有一本我表姐夫留下的繁体字《圣经》,聚会祷告也随着表姐夫的回河南而终止了。上帝向我们一家人关了聚会的门,但其实还为我们一家人留了读《圣经》这一扇窗子,可信心软弱的找借口的我从1998年底一直到2003年底都未曾读过一页圣经,只是在这5年中遇到了解决不了的事了就祷告神、寻求神的帮助。可神是不光有怜悯,而且是公义的神,2004年在我违背了十诫中某些诫命而去花天酒地的完全不像一个基督徒的样式去生活时,神的惩戒临到了我身上。

源于受到神管教的缘故,让我和我的家人很大程度上敌视上了神,甚至在很多事情上和神是背道而驰的,殊不知不听从神话语的基督徒只会受到神越来越严的管教和与神越走越远的距离。从2004年至2019年,在经受了父亲病逝、工程项目失利和婚姻失败、家庭破碎等各种逆境后,我幡然醒悟重新走进了离现在县城的家不远的教堂。

几个月的教堂礼拜聚会学习让我重拾了必须向神赎罪的信念,也让我突然忆起了2005年时向神许下的一个圣工承诺,于是在没有任何学习和复习备考云南基督教神学院的情况下我居然被神呼召了,很幸运的被录取成为了一个毫无《圣经》基础的大龄神学生。感谢神,来到神学院第一次让我经历和体会了差生的滋味,第一次让我真正谦卑下来肯从头、从零开始读《圣经》和学习《圣经》中神的话语。

感谢神的拣选,让我有机会踏出第一步不继续往下亏欠神的基督徒生活的脚踪,我不知道未来的我会不会重新蒙神悦纳,但有一点我可以大胆的向神承诺:来到云南基督教神学院是我敬畏神的开始!

感谢神一路的带领和引导、看顾和保守,一切荣耀归于神!哈利路亚!阿们!

 

 

 

云南基督教神学院 版权所有 2017 www.ynshxy.com 滇ICP备17004955号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7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