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aultImg/noImage.jpg
神学漫谈
从路德翻译德语《圣经》看云南少数民族《圣经》翻译的意义
日期:2019-10-30    文章来源:原创    我要分享

从路德翻译德语《圣经》看云南少数民族《圣经》翻译的意义

  《圣经》并非一开始就是以各种语言写作完成的。《圣经》原文是希伯来文、亚兰文和希腊文,现在拥有如此多的译本,是经历过一个漫长的翻译过程。在解释经文时,往往要追溯到原文,那为何还要将其翻译成不同的语言呢?加大解经的难度?云南少数民族在中国的总人口中只占少数,将少数民族文化与主流的儒家文化来比较更是相形见拙;那么,将《圣经》翻译成少数民族语言的意义是什么呢?是否有这个必要?本文尝试从改革家马丁·路德翻译德语《圣经》来讨论云南少数民族《圣经》翻译的意义。

  1. 马丁·路德与德语圣经

    (一)翻译德语圣经前的路德

       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1843.11.10—1564.11.18)的生平与圣经翻译有着紧密的联系。他生于萨克森的埃斯列本城,属于农民家庭,后来他的父亲成为一位经营矿业的业主,并且是村政会的成员。因此,一直都受到比较好的教育。1497年起,路德曾在马德格堡和爱森那赫读中学,十八岁那年进入当时著名的埃尔富特大学。1502年获得学士学位,3年后获得硕士学位。1505年7月17日入会埃尔富特的奥古斯丁修会,决心当一名修士,在此期间接受了严格的圣经学训练,掌握了拉丁语。1515年11月1516年在维登堡大学讲授新约圣经。1518年,威登堡大学年轻的希腊文教授梅兰希顿,帮助路德学习希腊文。这些都是日后路德进行圣经翻译的学术基础和条件。

    (二)翻译德语圣经的缘由

    德语《圣经》的翻译并非路德空穴来风,乃是由一篇文章所引起。这一切都始于台彻尔贩卖赎罪劵。赎罪劵不是台彻尔的发明,发行赎罪劵是教廷所许可的,它是信徒作为补赎的一种善工。台彻尔过分鼓吹赎罪劵的功用,鼓吹只要购买赎罪劵,任何罪得赦免,更能将人从炼狱中直接救往天堂。路德极力反对此种愚昧行径,1517年10月31日在维腾贝格城堡教堂大门上粘贴《九十五条条论纲》,原名为《关于赎罪劵效能的辩论》。贴出论纲之后,民众、诸侯、教廷引起巨大的反响,敢于反抗教廷的剥削,当然对民众及诸侯是有利;但严重损害了教廷的利益及至高无上的权威。由此遭到教廷的坚决打压,之后与教廷进行过一系列的争论,最终在《沃尔姆斯法令》中被定为异端,在选候的秘密保护下前往瓦腾堡,就在此避难期间,开始了德语《圣经》的翻译。翻译的目的是要使德国的基督徒通过自己读经来确认得救不是靠善工,乃是在于对神的信心。“路德完成新约圣经的翻译是希望让广大的德意志同胞可以直接透过自己的母语明白上帝的话语和作为,也好让他们亲自验证他所主张的福音。”当时的教廷认为唯有教皇有权解释《圣经》,解释权在于教皇,所有平信徒不准读《圣经》,也不能拥有《圣经》。另外,当时流通的译本为希腊文和拉丁文译本,在腓特列选侯的管辖区域(德国)使用的是德语,能够读懂希腊文和拉丁文译本《圣经》的寥寥无几。虽然在十四世纪已有德语《圣经》,但译文深涩难懂,使用范围极小,加上教皇不允许信徒阅读,因此平信徒读经是不可能的。路德将《圣经》翻译成通俗易懂的德文,并且鼓励信徒自己阅读《圣经》,完全打破了教廷的传统。读经的权利向每一个想读经的人打开,也可以自己通过读经判断,赎罪劵是否能赦免人的罪?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路德翻译的德语《圣经》。

    再者,路德翻译德语圣经在某个层面上为了认同德国的语言和民族身份。“宗教改革前的德国天主教会,出于文化方面的理由,并不鼓励甚至阻挠圣经翻译,他们认为德语词汇太过贫乏不能很好的表达或者翻译拉丁文武加大译本。”路德却不这么认为,反其道而行之,“他决心尽量把这份工作做好,以此来证明德国的夜莺也能像罗马的黄雀一样唱得美妙。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非常留意使用大众语言。他的译文非常经典,为现代德语的形成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路德翻译的这一举动,肯定了德国文化,破除了德语不能完全表达圣经意思的断言,给与了德国人一个民族认同感,可以用自己民族语言来阅读《圣经》。

    路德翻译的新约圣经在一五二二年九月在威丁堡出版,(后来被称为九月圣经),第一本虽然以半个金币之价钱,即相当于当时一位年轻木匠一周的工资出售,仍然供不应求。同年十二月,被称为十二月圣经的新增版在威丁堡和巴塞尔同时印行,也同样大受欢迎。

  2. 云南少数民族圣经翻译的意义

  1. 云南少数民族圣经翻译工作

      云南少数民族的圣经翻译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例如,基督新教传教士王怀仁牧师在云南东傈僳族中传福音时,藉着伯格理所创造的格框文字发展出东傈僳文,并且开始翻译《新约圣经》里的部分书卷。由于篇幅所限,本段将主要简述2006年—2016年度云南少数民族圣经翻译工作成果。

       云南有25个少数民族,是少数民族最多的省份。其中彝族、傈僳族、景颇族、拉祜族、佤族、苗族、哈尼族、傣族、壮族、藏族、怒族等民族或多或少都有基督徒,他们都能够用本民族语言听道、读经和唱诗。据云南省基督教两会少数民族圣经翻译事工负责人介绍,目前(2015年),云南有七个少数民族的圣经翻译工作组。2016年10月21—23日,云南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和云南基督教协会共同举行少数民族圣经翻译十周年感恩庆典,对云南少数民族圣经翻译工作成果进行回顾和总结中这样说到:在原圣经翻译工作的基础上,翻译出版《苗文新旧约圣经》、《东傈僳文新旧约》、《佤文新旧约圣经》、《黑彝文新旧约圣经》、《白彝文新约圣经》、《西傈僳文简释本新旧约圣经》六种圣经;正在进行翻译工作的有《甘彝文新旧约圣经》,《白彝文旧约圣经》和景颇族《载佤文新旧约圣经》。  

  2. 云南少数民族圣经翻译的意义

      从基督新教传教士将福音传入云南起,就有着少数民族圣经翻译的事工,至今为止没有停止过。现今以汉文化为主体的中国社会中,少数民族圣经翻译事工是否有继续存在的意义呢?可以从路德翻译德语圣经的举动当中获得些许的亮光。

    首先,少数民族圣经翻译有现实需要的基础。导致路德开始圣经翻译事工的原因是要让德国的基督徒都读圣经,通过读经来认识真理。简而言之,要让他所发现的因信称义的真理使更多人知晓。当然,要让全民都参与进来到读圣经的行列之中,必须破除语言的障碍,德语圣经是当时德国基督徒所需要的,同样,在今日的现实处境中,云南少数民族同样需要自己本民族语言的圣经;可以通过一个数据来证实这一点。有人以2000年人口普查的资料统计为基础,通过社会科学统计软件SPSS11.5来计算少数民族受教育的数据,在每一万个少数民族同胞中就有2300个文盲或半文盲。这是以软件来进行数据分析,实际情况可能远超过这个数据。就算以每一万个人有2300个文盲或者半文盲来计算,其中的基督徒基数还是非常庞大。这些处于文盲或半文盲状态的基督徒,显然用本民族的语言听道、读经、祷告、赞美是最适用的,也是他们最需要的。

    其次,少数民族的圣经翻译事工认同了民族身份及其民族文化。德语不如希腊文和拉丁文,不能完整表达圣经的语意,这是当时路德翻译圣经时遭遇到的阻力。今日的少数民族圣经翻译似乎在面临这样的问题,词汇较少的少数民族语言是否可以完整的表达圣经的原意?例如,据笔者查考,大花苗族的苗文字数为一万字左右,东傈僳族文字字数为七千左右。其实,问题的本质就在于是否认同少数民族的身份及其文化,或者说少数民族的文化是否劣于其它文化?(笔者不是民族主义者,乃是在文化层面上来进行比较。)少数民族圣经的翻译在某种意义上塑造了少数民族身份,肯定了少数民族文化。如果一个少数民族遗失了本民族语言,就少了一个民族标识,如果一个少数民族不再使用本民族语言,那么,民族文化就无从保存。少数民族用自己本民族的语言来敬拜上帝,就是对自己民族身份及文化的肯定。

    再者,路德将圣经翻译成德语圣经,是将基督教德国化的实践,少数民族圣经翻译是基督教中国化的一个具体进路。少数民族文化也是中国文化,这是不可否认的;“我们需要注意,中国文化不仅仅指中国的传统文化,尽管传统的儒释道文化是中国文化的重要部分。今天中国文化的概念,即包括传统的儒释道文化,也包括20世纪初从西方输入的但已融入中国文化的、对中国现代性产生深刻影响的文化因素,还应包括今天的社会主义文化。”这是从时间来划分中国文化;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对中国文化进行划分,中国拥有五十六个民族,儒释道文化可以说是汉族所专有的,亦是一直被当作中国文化的主体;那么,其它五十五个民族的文化是否可以边缘化,或者从中国文化当中剔除?虽然近年来,少数民族被汉族同化严重,但是其本身的民族身份认同、风俗习惯等等依然存在,五十六个不同民族的文化一同构成一个主体——中国文化;如果说有一个民族中基督教还没有被本土化,那么,基督教中国化的进程仍然没有结束。

    综上所述,从路德翻译德语圣经看云南少数民族圣经翻译的意义有三点发现:其一,云南少数民族在现实中需要自己本民族语言圣经;其二,少数民族语言圣经塑造民族身份及民族文化;其三,少数民族圣经翻译是基督教中国化的一个具体进路。

     

    参考书目:

  1. 郭振铎主编《宗教改革史纲》,河南大学出版社 1989年11月 。

  2. 胡斯托·L·冈萨雷斯著《基督教史下卷》赵城艺译,上海三联书店 2010年版。

  3. 《金陵神学志》2017年第1—2期,总第110—111期 。

  4. 李广生著《一石激起千重浪》,道生出版社,2009年9月出版 。

  5. 【美】基特尔森著《改教家路德》李瑞萍、郑小梅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1月。

  6. 【美】威利斯顿·沃尔克著《基督教会史》孙善玲、段琦、朱代强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1年6月。

    其它资料来源:

  1. 陈建明、王再兴《近代西南少数民族语言圣经翻译出版考述》,www.baidu.com道客巴巴。

  2. 刀福东、胡发稳《云南省25个世居少数民族受教育状况分析》,红河学院学报,2005年2月 第3卷 第1期。

  3. 《福音时报》2015年6月9日 15:02

  4. 《天风》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中基督教协会主办 2017年第12期,总第456期。

    5、中国基督教网站,2016年10月25日,《云南省基督教两会举行少数民族文字圣经翻译十周年感恩庆典》,查阅时间:2018年1月9日 23:58。

      

 

云南基督教神学院 版权所有 2017 www.ynshxy.com 滇ICP备17004955号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7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