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aultImg/noImage.jpg
神学漫谈
浅谈促进神学思想健康发展
日期:2017-11-03    文章来源:原创    我要分享

 

浅论促进神学思想健康发展

李陆军

基督教近两千年的发展历程,其教义历经很多波折,历代的异端、邪教的冲击,各教派对圣经解释的差异,形成了一道道正统教义发展的障碍。迄今为止,神学一直在引导、延续、传承、巩固、发展和维护正统教义,使正统教义一直保留下来。正统教义的概念就是基督教按照耶稣基督开创的福音真理,使徒继承下来的正确的基督教教义,按照这个教义不偏不倚的传承的教义就是正统教义。关于正统教义的定义,是很难确定的,基督宗教在历史中出现多个教派,天主教、东正教尤为典型,大家都各抒己见,自为正统。本文只有从基督新教自身的思想角度理解正统教义的本质,而无法代表其它宗教。

一、神学所肩负的使命是要保证基督教教义的正统性

这个正统的教义必须以圣经为基础,根据圣经做出正确解释。因此神学称之为“教会的思想、方向、目标”的原因。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确定了信仰大纲:惟独信心、惟独恩典、惟独圣经,三个惟独的三大原则构成新教信仰原则。注 [①】

“唯有圣经是权威”这个原则,作为宗教改革时期提出的口号之一,没有人敢反对唯独圣经这个原则确实没错,确实是教会必须持守的基本原则。注【②】

但是教会后期出现的众多教派让基督教不知所措,如果让新教的多个教派来阐述圣经的话,可能谁都认为自己的解释是最符合圣经正意,谁都强调自己对圣经的解释是最正确的。可能也会有人说,圣灵是圣经的作者,我们有圣灵,既然有圣灵,就保证了我们对圣经的理解是正确的。因此,光凭“唯有圣经是权威”这句口号,并不一定是在真正实行“唯有圣经是权威”的真意。

但可喜可贺的一个喜讯是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消除了教宗派,中国基督教可以从同一个方向确定正统教义。真正的“唯独圣经”,只有上帝藉着他在教会中拣选的器皿赐下真理,同样上帝也藉着教会保守这真理,传递这真理。使徒对基督事迹的介绍,使徒对基督事迹意义和基督讲论的阐述,就是教会对基督认知的标准。

二、初期教会的使徒统绪就是确定正统教义的标志

27卷新约圣经确定于公元397年的迦太基大会。在此之前,不知有多少人在宣讲耶稣,然而不少人对基督的宣讲是错误的,有的成为异端。他们或者从人本的哲学立场讲耶稣,或者从他们原本的异教思维讲耶稣,总之,他们所讲的不一定是正确的。

那么,谁对耶稣的宣讲是正确的呢?可能有人会说,符合圣经总原则的宣讲是正确的,以经解经的,不会有错。请注意一个逻辑次序关系,那时,27卷新约圣经尚未确定,甚至其中的单卷可能还没有撰写,那时并不存在“按圣经总原则解经”的可能。

唯一确定正统的标准是,他所宣讲的,是否来自使徒,凡不是来自使徒的,或追溯不到使徒那里的,不是凭使徒的权威写作的都不是正统的。如路加福音的作者路加、马可等不是使徒,但他们是凭使徒的权威写的书,因而被列入神所默示的圣经正典。

这个原则同样适用在对使徒教训的解释上,圣经记载彼得说,保罗的书信有一些难解的话,不要强解,证明保罗书信具有神默示的本质。对于使徒的教训,比如对保罗书信,我们相信保罗自己的解释应该是最到位、最具权威性。福音书及使徒书信,等都具有权威性,这就是使徒统绪。使徒统绪可为正统教义的衡量标准。

耶稣将圣道活现给使徒,由使徒和使徒弟子教父传给他们的继承者。这就是古公教会所说的“圣传”,这不是死的遗传,而是活的传统。圣传使得正统教义在教会中得到完善、保存和积淀。

上帝藉使徒宣讲圣道,圣灵没有撇开使徒,单独在人的心里赐给圣言,圣灵乃是在使徒宣讲圣道的同时,在人的心里做光照、感动的工作。所以,那些撇开使徒统绪,光谈圣灵工作的人,其实他们并不懂圣灵工作,他们并不懂上帝行事的原则。

圣经是教会传统的最高峰,教会的传统是不容忽视的,因为正统的教义因传统得以延续。圣经之所以具有如此崇高的地位乃是因为它是建立在传统这一高山之上的缘故。如果把它从传统的氛围内隔离出来,那么圣经这一磐石就成了一团粘土,它将在陶工手中被随意塑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教派、异端、邪教接踵而出。

在新约圣经尚未定型之前,就已经有了使徒教训,将使徒教训固化为文字,这就是新约圣经。使徒对耶稣基督的宣讲规模,圣灵在教会历史中赐下的恩典,是不能割断的。如果对圣经按个人喜好讲解,或者按某个宗派的喜好讲解,这不是真正的“唯有圣经是权威”了。我们不仅需要那固化为文字的使徒教训,我们同样需要按使徒的模式理解圣经。

神学的重要性任何个人心得、学术、理论不可取代的,个人的思想只能代表个人。因为神学是教会的思想、方向,因此神学必须代表教会。神学应从两个方面进行:一方面必须被教会认可,才属于正统的神学思想。不可偏左,也不可偏右,必须为基督教信仰服务。确保基督教在各个时代教义、信仰的正统性;但另一方面,神学家写作的一些著作,书籍多属于神学家个人的研究探讨结果,可以不代表教会,教会也不可以把一些个人研究的心得当作绝对真理。神学的本质就是为基督教教义服务。周联华牧师《神学纲要》中说:“神学家企图使信徒因研究神学而更认识上帝,然而从神学出发,能更清楚的把自己所了解的解释给人听。”注 【③】

基督教神学研究的本质就是研究确定基督教教义,根据圣经理出一条完整、清晰的教义。原则就是在绝对服从正统基督教教义的前提下,面对不同时代、不同的社会环境做出适当调整,从而去适应社会。而基督教教义的依据是圣经,神学院所有的课程、学科,不论是文化课或各门神学学科,都围绕一个核心——就是正确理解圣经和正确解释圣经,确定基督教教义的完整性。按圣经启示的真理不偏不倚地传承、确定正统的教义,并发扬光大。神学院的使命可以从两个方向出发,一个方向是按照圣经教义正确引导教会,其一使教会能以向社会正确的传扬纯正福音;其二,能以牧养,培育基督徒在真道上成长,培养成为合格的基督徒,使他们在社会做光做盐,服务社会;在教会做好信徒,使基督教在社会中正常发展;另一个方向是使神学院成为建设、巩固神学思想健康发展的基地,从事神学教育事业。使神学成为基督教的头脑、思想、方向。因此神学院必须继续办下去,为教会服务。注【④】

按基督教理论要求,神学思想和内容,必须完全符合圣经、出自圣经。教义必须以初期教会,使徒所传的福音和教义为准则。

三、基督教神学发展的历史渊源

基督思想体系,近两千多年以来,历经千锤百炼。首先是与犹太教的冲突,然后分道扬镳,各树旗帜。从学术界看基督宗教,是从犹太教脱胎而来,或孕育而来。但从基督教思想的角度论,并非如此。圣经记述了上帝在整个人类历史中的工作,整个人类历史从开端到终结都在贯穿着上帝救赎的全部工作。是上帝规划一条救赎的路线,从旧约到新约都按照这条路线向前发展,直到神救赎工作最后完成,成就神与人同在的完美结局。圣经说:“这恩典是神用诸般智慧聪明,充充足足赏给我们的,都是照他自己所预定的美意,叫我们知道他旨意的奥秘,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我们也在他里面得了基业,这原是那位随己意行做万事的,照着他旨意所预定的,叫他的荣耀,从我们这首先在基督里有盼望的人,可以得着称赞(弗1:8-9)。“同归于一”就是上帝救赎计划的最后完成。  

从亚当时代到挪亚时代;从挪亚时代到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到以色列民族。这个民族承担了向世界见证独一真神的使命,并记录下了上帝以文字的形式向人类的启示,完成了旧约圣经的写作。以色列民族被拣选为神的选民,属于上帝救赎工作向历史延伸,以色列民族承担起救赎工作,为一个过程。过度到耶稣来另立新约,又是一个过程。耶稣肩负着上帝的使命,引导以色列即犹太民族进入新约时代,继续完成上帝的救赎工作。但犹太民族并没有完全接受上帝的召唤,不明白耶稣到世界上来的目的,反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耶稣钉十字架是上帝救赎的必由之路,但从犹太人而论是他们犯的一个错误,因而犹太人被神弃绝。但另一部分犹太人却接受了耶稣,就是十二使徒及犹太基督徒建立了初期教会。就耶稣看来,犹太教已经偏离了上帝救赎的路线,因此指出和纠正他们的错误,引导他们认识、明白上帝的旨意,认识上帝颁布律法的真正意图。因为犹太教的律法已经偏离到为了遵守上帝的律法,对人可以见死不救的可悲教义。因此耶稣宣告律法的精义——“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太22:37-40)。  

爱人就是爱神,教义应当以人为本,整部圣经的本质还是以人为本,上帝照自己的形象造人;人类犯罪后,上帝实施救赎也针对人,基督道成肉身亦成为人,他复活是人体复活,将来也以复活的基督神、人二性永远与人同在。因此上帝所有工作都与人有关系,天国也为人建立等。耶稣在约翰福音三章与法利赛派上层人士尼哥底母谈道时指出:“我对你们说地上的事,你们尚且不信;若说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地上的事指人们每一天所面对的生活——衣、食、住、行。民以食为天是民权、民生的原则,任何宗教,任何理论若偏离这个原则,就会成为空洞理论,毫无价值。虽然基督教强调真正的价值是进天国,但教会却面对人,活生生人群,一个可见、可摸的世界。

耶稣告诫信徒:“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 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3-16)。“世上的光”、“世上的盐”,表明基督徒要做民众生活的榜样。生活包括了行为、道德、处人处世,都当走在众人的前面,做生活的榜样。教会要向世人说明:基督徒不是看破红尘、也不是消极厌世,而是积极向上,热爱生活,这才起到世界的光的作用。  

从学术界的眼光看,耶稣就是一个宗教改革家。实质上他是要把以色列民从旧约过度到新约时代的引导者,然后将福音传向世界。因为犹太民族很狭隘的认为,上帝只属于他们,不属于外邦人,基督——弥赛亚来仅是为复兴以色列国。他们观察耶稣,一直没有武力复兴以色列国的意图,就误解了耶稣。因此不是基督教从犹太教脱胎,而是犹太教偏离了上帝完美计划的救赎路线。恰好是基督宗教传承了上帝这个完美的救赎路线和工作。耶稣这一次改革是惊天动地的划时代的改革,使徒们写作了新约教义,出台了27卷新约圣经,然后从犹太民族的信仰延伸进入外邦世界,福音就此转化为全球化的福音,普世人的福音。从耶路撒冷为中心的教会转移到以安提阿为中心的教会,开始进入外邦世界。然后转移到以罗马为中心的基督的教会。在1517年前的教会历史均属于天主教、基督教共同的历史,因为两个宗教还未分开,因而在此统称“基督的教会”,学术界称“基督的宗教”。从罗马向欧美延伸,基督的教会在罗马时期很明显的反映一个现实,首先是敌对,后是融合,最终演化为国教。教会经历很多曲折进入到中世纪时期,从外观看教会在中世纪是一个政教合一的状态,教职人员优厚的待遇、奢侈的生活给教会造成一定的腐败。但我们看到了中世纪时期却是神学思想最活跃的时期,很多的思想家、神学家、哲学家倍出。这个时期的神学、哲学的发展,促成了后期近代和现代神学和哲学发展的顶梁柱。神学思想在历史中的发展是经过各个历史时期神学家研究神学的成果。也就是说上帝救赎的工作已经向全球发展。 注【⑤】

教会进入到了不同的民族、不同国家及不同的社会环境,并且每一个地方,人类社会不是一尘不变,都在发展、进步。如中国短短的半个多世纪就是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现称为八零后、九零后到跨世纪的今天,人们的思想观念、审美观念一直在变。教会如何面对不断改变的人与社会?就需要一个系统的神学思想迎合不断发展、改变的人群及社会?如何来调整神学思想?是教会面对的问题。注【⑥】基督教很容易走极端,要就是被世俗融化,与之同流合污;要就是自命清高、脱离现实,把所有社会事物都看为世俗。其实,历史在前进,社会在进步、发展,创造宇宙万有的上帝是走在历史的前面,上帝总不可能落在历史后面的。上帝治理、和管理社会的层面,人们不容易看到而已。所以爱神、爱人,以人为本是正统神学发展的原则、基础。脱离现实、脱离实际、脱离社会以及社会发展规律的神学思想是行不通的。

四、神学思想要跟上社会前进的步伐

圣经是固定的六十六卷书组成。并宣称圣经启示的不变性,即上帝不改变、基督不改变、圣经也不改变。但神学面临的问题是人类在发展,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前进。尤其是当今高科技迅猛发展的时代,教会的脚步如何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这是一个新的课题。神学实质上就是要考虑教会如何跟上上帝的步伐,因为上帝是走在历史前面,同时亦必须跟上社会前进的步伐,属于同一个道理。

纵观圣经对社会文化的影响,对宗教的影响。如我们国家承认的合法的五大宗教,除了佛教和道教与圣经没有联系外,其他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还有俄罗斯方向的东正教、犹太教等都与圣经有关。圣经人人可以读,也可以解释,但解释下来的结果不一样,我们可以不把它理解为五花八门,而应视为千姿百态,万紫千红。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正常的宗教外,异端、邪教也在圣经上做文章。因此神学研究的使命任重道远。学术界把天主教、基督教、东正教统称为基督的宗教”是因为它们的教义大同小异。

圣经默默无闻的向世界、向社会说话,圣经经过上千年的流传,已成为西方文化的精库。我们可以先放下宗教信仰的讨论,但圣经对西方社会带来的文明,基督宗教文化以成为西方文化主流。基督宗教文化及思想对西方社会的贡献,应该是众所周知。圣经实实在在地改造了西方人的思想、意识、行为。圣经已经进入中国,将近数百年,据爱德印刷厂2014年统计,以印刷了一亿本圣经。基督宗教进入中国以来,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首先是冲击,对立,然后是逐渐的融合,到目前应该是属于和平相处的状态了。基督宗教如何在中国社会立足,生存、发展,必须适应中国的社会环境。尤其是必须与现今的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如何引导基督教成为中国化,这也是神学研究的课题。因为神学是基督宗教及教会的思想,方向。

我们不是要刻意的去占领中国传统文化阵地,而是试图被中国传统文化所接纳,与之融合。因为融合可以互相取长补短,吸取精华、除弃糟粕,共同为我们国家及社会文明建设做出贡献,创建和谐社会尽一份力。

本文仅向读者介绍基督教神学为目的,使更多的人认识神学,便于相互理解,使神学思想能以促进社会文明。也为各神学院校神学教育事业做交流。促进中国神学事业的发展,并努力与国际接轨,添砖添瓦。

附注:

 

 ①、《基督教神学思想史》400页,奥尔森著(Roger Olson)北京大学出版社

 ②《历史神学》221页,麦格夫著,赵崇明译,天道书楼出版社出版

 ③、《神学纲要》1页,周联华著,中国基督教协会出

 ④、《神学纲要》2页,周联华著,中国基督教协会出

 ⑤、《基督教神学思想史》333页,奥尔森著(Roger Olson)北京大学出版社

 ⑥、《神学纲要》20页,周联华著,中国基督教协会出


 

 

云南基督教神学院 版权所有 2017 www.ynshxy.com 滇ICP备17004955号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7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