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aultImg/noImage.jpg
神学漫谈
荣与辱
日期:2017-06-25    文章来源:原创    我要分享

荣与辱

阿普局

读经:林前4:15

 

各位弟兄姊妹,主内平安!

感谢主,也感谢张牧师再次给我在本堂讲道的机会。

今天我想藉着方才主持人所读的林前4:15,跟大家思想一个问题,就是基督徒如何面对从别人而来的荣耀与羞辱。这段经文虽然简短,但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主的工人使徒保罗当他面临着别人给他的荣耀或羞辱的时候,所展示出来的超脱于俗世的那种高贵的精神与属灵品质,这种精神与品质是每一个基督徒,特别是我们这些作教会牧师、传道员所应当学习的榜样。

这段经文的背景是这样的:大家都知道,哥林多前书是使徒保罗专门处理哥林多教会中存在的各种问题的一封书信,而保罗所处理的第一个问题是教会中分门别类的问题。这种分门别类的表现,就是有人说我是属保罗的、有人说我是亚波罗的、又有人说我是属矶法的,还有人说我是属基督的。那么教会里这种分党分派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乃在于教会的信徒只看到了教会领袖他们个别的表现,却不明白他们真实的身份是什么。当有人看到使徒保罗是哥林多教会的建立者,且从他身上显出上帝莫大的恩赐与能力的时候,他们从一开始对保罗的尊重、仰慕,逐渐发展为对他的吹捧、抬举,乃至个人崇拜,致使保罗面临着陷入窃取上帝荣耀的危机当中。

同时我们从经文当中可以发现于此相反的一个情况,就是教会中也有些人出于某种原因,恶意地论断、毁谤和攻击保罗,致使他在教会中名誉扫地,抬不起头来。特别是那些在教会中的假使徒、假弟兄,以及别有用心之无耻之徒,要千方百计地陷害保罗,要将保罗从教会中除之而后快。

所以我们看到,使徒保罗在当时同时面临着完全迥异的两种情况:一方面,受到别人的吹捧、抬举和崇拜;一方面遭到另有些人的论断、诽谤和攻击。事实上,这也是今天我们教会的同工在侍奉主的道路上经常会面临的境况。

使徒保罗是如何面对和处理临到他身上的荣与辱呢?首先,他对那些抬举他、荣耀他的人说:“人应当以我为基督的执事,为神奥秘事的管家。”这里的“执事”,不等同于初期教会为管理饭食而选出马提亚等七人执事,也不是指今天教会里的“执事”这一职分,而是指“仆人”。除了本节外,在3:5里,保罗也讲过,无论是他自己,还是亚波罗,无非是执事,引导哥林多人相信罢了。保罗的意思是说:弟兄姊妹不要把我抬举得过高、吹捧的过大,你们应当认识我的真实身份,应当以我为基督的仆人。

弟兄姊妹,“仆人”是什么?仆人是作服侍人的,他的职责是完全听命于主人,全心全意服侍好主人。保罗是基督的仆人。

我们教会里有领袖,社会上也有领袖,教会里的领袖和社会上的领袖同样被称为领袖,但他们真实的身份是不一样的。社会上的领袖,那可真是做官的。他们可以高高在上、可以指手划脚、可以为所欲为,但教会的领袖,他们真实的身份却是作“仆人”的,唯一的职责就是服侍好神、服侍好人。今天很多被称为神的仆人的,他们不明白自己是“仆人”这一真实的身份,所表现出来的尽是俗世的“当官”的形象。这是一种人性败坏的体现,也是一种旧生命的流露,这种景况就连当年主耶稣的十二个门徒也不例外。

当年主耶稣的十二个门徒,他们有一个经常争论的焦点,就是他们中间谁是老大?十二个人谁都愿意做头、做领袖,却没有一个愿意做尾、服侍人的,由此也难免有明争暗斗的事情产生。大家还记得有一次有两个门徒还托自己的母亲来向耶稣说情,要求一个坐在耶稣的左边,一个坐在耶稣的右边。耶稣看他所爱的门徒们这样争着做老大,而他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回归天家,这成为他十分放心不下的一件事情。因此他想在自己离世回到天父之前,要好好地给他们一番在这方面的教导。约翰福音第十三章记载:在耶稣被卖之前的一个晚上,耶稣和门徒一同吃饭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离世归父的时候到了,就离席站起来,脱了衣服,拿一条手巾束上腰,然后把水倒在盆里,一个接着一个地给门徒洗脚,之后又用手巾一个一个地擦干。耶稣洗完了门徒们的脚,就问他们说:“我向你们所做的,你们明白吗?你们称呼我夫子、称呼我主,你们说得不错,我本来你们的夫子、你们的主,尚且洗你们的脚,你们也应当彼此洗脚。我给你们做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做的去做。”耶稣的这句话,不是要我们照着它表面的动作去给人家洗脚,就象安息日会所理解的那样。耶稣是藉着这样洗脚的动作,形象化地教导门徒,告诉他们不要整天争论谁为大,而是要好好学习服侍人、做仆人的功课。所以耶稣又说:“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太20:2628)耶稣不但这样教导人,而且他自己身体力行,以至于为人类钉死在十字架上。所以圣经说,耶稣用他的一生服侍了他那一世的人。

教会的牧者,除了有基督的仆人这一身份之外,另一个身份便是“管家”。

在当年的犹太希腊社会里,凡属大户人家,主人都会雇用管家,被受以权力,让他管理家中大小事务。那么对于一个管家,主人所要求于他的是什么呢?就是要他有忠心。主人所要求于他的是他必须对主人忠心耿耿。一个管家是好是坏的评判标准,是看他有没有忠心于主人,将主人所托付于他的工作和职责努力地做好。

弟兄姊妹,我始终觉得,作为一个神的仆人,最重要的,不是他的恩赐、不是他的才干,乃是他的忠心。神的仆人,能力有大小,恩赐有分别,因为神所托付给各人的不一样。我们在侍奉上缺乏能力,工作中显不出特别的功效,责任并不在于我们自己,因为我们所领受的就只有这么多。但不管我们领受了多少,唯一不可或缺的就是对主的忠心。圣经说,神给谁多,就向谁多取,给谁少,就向谁少要。他既不会向给五千的,只要一千,也不会只给二千的,强要五千。耶稣在他所作“按才干受责任”的比喻里。那领五千的和二千的都得到了主人的夸奖,不是因为他们从主人所领受的比别人多,乃是因为他们都为主人尽忠,各为主人赚取了五千和二千,唯独那位领受一千的,受到主人的责备,原因也不是他比别人领受的少,而是因为他将主人所托付给他的一千,不尽自己的能力去做买卖,而是埋藏在地里,等着主人来收取的时候原本奉还。这是对主人不忠心的表现。假如这位领受一千的,也像那领受五千的和二千的,尽上自己的责任,另赚取了一千,他也同样会得到主人的夸奖和赏赐。所以,不管主给我们的恩赐有多少,不管我们有没有能力,最重要的是要向主忠心,尽上我们的全部。

以上讲的是使徒保罗面对别人荣耀他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保罗让那些抬举他、荣耀他的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份是基督的仆人和管家。

弟兄姊妹,在保罗整个侍奉主的过程中,他随时随地、自始至终都刻意地提防自己的形象凸显出来,以免自己有意无意地窃取基督的地位,所以他都努力使自己隐藏在基督十字架的背后。这与今天教会很多所谓神的仆人惯有的态度和行为是不一样的。今天,我们作为神的仆人,包括我自己,都要想方设法使自己的形象凸显出来,生怕别人不认识自己、看不见自己。我们喜欢得到别人的欣赏、喜欢得到别人的夸奖、喜欢得到别人的荣耀。当我将自己的这种虚荣与使徒保罗所表现出来的谦卑、自我隐藏的态度相对比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卑鄙无耻,以至于无地自容!

使徒保罗除了受到他人的抬举、吹捧和荣耀之外,他也受到另外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恶意的批评、论断和攻击。面对别人的批评和攻击,保罗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又是怎样的呢?经文4:3保罗说:“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保罗面对他人的论断、诽谤,他的态度只有一个,那就是“都以为极小的事”。“极小的事”就是把它当作鸡毛蒜皮的小事,或者根本就不当一回事。不管你将我说成什么样的人,不管你如何把我贬得一无是处,甚至将我妖魔化,我都把它当做算不了什么的小事。

弟兄姊妹,我们看使徒保罗面对别人或褒或贬的评价、或荣或辱的待遇,都能够保持这种“都以为极小的事”的态度,这是他所有的高尚的道德情操和人格魅力所决定的。一个基督徒、一个神的仆人,不管他是受到别人恶意的批评、指责,或是得到他人的赏识、抬举,都应当保持这种“以为极小的事”的态度。只有这样,不管我们面对什么样的境况,不论美名恶名、不论荣耀羞辱,都能泰然处之,既不心灰意冷,也不忘乎所以,乃是很平淡地看待这一切。

上帝是信实的,但人是不可信的。人看人是看外貌,神看人是看内心。人评价人算不得什么,惟有神的评价才是真实的。人的评价,今天可以把你捧到天上,明天又可以把你踩在脚下,一点经不起考验。因为人都是“变色龙”。金陵协和神学院的汪维藩教授是一位受人尊敬和爱戴的属灵长者,也是我在金陵读书时的班主任老师。在他人生的道路上充满了坎坷与艰辛。文化大革命期间,他因信仰的缘故受尽了迫害;文化大革命之后,又因他刚正不阿、正直无私的性格受尽了精神上的挫折与磨难,也因此他也积累了丰富而宝贵的灵性经验。弟兄姊妹都很喜欢读他所著的书,从他的书中得到很多安慰和力量。汪老师在他所写的哥林多书信释义里,引用了一副对子,叫我至今难忘。他说:“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来去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宠:恩宠、宠爱;辱:羞辱、侮辱;惊:惊喜、惊恐;无意:无所谓)。意为:别人对我的恩宠也好,羞辱也好,我既不惊喜,也不惊慌;看庭院里的花,早上还开得好好的,晚上却落败了。来也好,去也罢,无所谓;望天上的云,时聚时散。弟兄姊妹,这幅对子充分地表达了从人来的评价就是这样。不论是荣耀也好,羞辱也好,它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真理的考验,没有什么持之永恒的东西。“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来去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一个基督徒,一个神的仆人,如果能达到这种心境上的超脱,超脱于人世间一切的荣辱毁誉、功名利禄、旦夕祸福都置之度外的属灵境界,就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影响他对主的赤诚与忠心!

最后,经文45节,保罗说:“我虽然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所以,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他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里的意念。那时,各人要从神那里得着称赞。”这段话表明,就保罗的信仰生活和行事为人而言,他自己虽然觉得问心无愧,但却不能保证在神面前无罪、没有过失。因为判断人的不是保罗自己,也不是他人,乃是主耶稣基督。因此,保罗告诫教会的信徒,人既然不能自己判断自己,也不能判断别人,那么时候未到,什么也不要论断,只等到主来。当主再来的时候,也就是当我们各人都站在基督的审判台前的时候,他要照出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里的意念。今天,人在暗中所行的事情,我们不能看见,人内心的动机与计谋,我们更不能知道。但当“光明”再次来到人间的时候,人在黑暗当中所做的事情便被完全地揭示出来,就连人心里的意念也会昭然若示,一切真相大白于天下。所以,当主再来的日子,才是论断的日子;当主再来的日子,才是最后裁决的时候。

各位弟兄姊妹,圣经的这一劝诫,给我们一个很深的提醒。因为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不论断人”这一功课实在难以学会。当教会或我们的周围发生一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很容易评判人、论断人,甚至毁谤人、攻击人。神的话让我们知道,这是不应该做的。保罗说:“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因此不能得以称义”。人既然连对自己的事情、对自己的心态和动机都未必有正确而全面的认识,更何况是对于别人的事情呢!所以,人世间的是是非非、教会里的是是非非,不是我们这有限的头脑,便能够求出一个公道来的,最恰当的办法,就是等候主的再来,他才是全能全知的上帝。上帝必凭着他的全能全知,判断一切的事情。在神的判断里头,必显出他完全的公平和公义!愿神祝福自己的话!

云南基督教神学院 版权所有 2017 www.ynshxy.com 滇ICP备17004955号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784号